8、《天水冰山录》给云锦艺人的警示 | 2015/02/10

8、《天水冰山录》给云锦艺人的警示
    话说嘉靖四十一年初夏的一天,御史邹应龙出门就碰上了一场大雨,于是到一位内侍太监家避雨,顺便打探一下宫内的动静。这位内侍太监连连摇着头说:“最近皇帝密令蓝道行扶乩,问的是天下何以不治。神仙回答说是因为‘贤不竟用,不肖不退耳。’谁是贤,谁是不肖呢?神仙说,贤者如徐阶、杨博,不肖者如严嵩父子。”皇上说:“我也知道严嵩父子很贪婪,为什么你们上帝不处死他们呢?”“神仙”回答说:“我如果处死他们,就会加深了重用他们的人的罪责,所以还是留给你自己处置吧。”
    听了内侍太监的话,邹应龙反覆琢磨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皇上真想除去严嵩,抢先告发自然是奇功一件。就怕……但是,他必竟是御史,他从心底痛恨严嵩父子的欺君、贪贿、专权,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连夜修成《贪横荫臣欺君蠹国疏》,控告了贪污误国的严世蕃。并请斩严世蕃,休退严嵩。
  嘉靖皇帝读着这封奏疏,想到的是上帝要他处死严嵩父子的乩语。于是很快就下旨,圣谕曰:
  “嵩小心忠慎,祗顺天时,力赞玄修,寿君爱国,人所疾恶,既多年矣。却一念纵爱悖逆丑子,全不管教,言是听,计是从,不思朕优眷。其致仕去,仍令驰驿,有司岁给禄米一百石资用……”
嘉靖四十一年六月二日,严嵩满怀悲伤,出了北京广渠门,回到了阔别四十余年的故乡江西袁州府分宜县。
谁知道严世蕃并没有到雷州卫去服刑,还回家乡大动土木,兴建私宅,被地方官向皇帝控告:与倭寇首领王直的姻亲罗龙文以建造府第为幌子,聚众四千人。这是通倭谋反的大罪,皇帝自然极其重视,立即下诏速将严世蕃、罗文龙拿来问罪。那时候严世蕃之子严绍庭还在北京当锦衣卫指挥,问讯赶快派人赶在圣旨下达之前到家乡报警。严世蕃得报,想逃回戍所,却早已在林润的监视之中,终被逮住,解往京师。
  皇帝命令三法司再核实。时任首辅的徐阶领了圣旨,急出长安门。三法司的官员们早在门外等候,他随便问了几句,就赶回家中,起草答疏,声称“事已堪实,通倭谋反具有显证”。皇帝这才批准了三法司的判决,于嘉靖四十四年三月二十四日下诏,以“交通倭虏,潜谋叛逆”之罪判处严世蕃、罗龙文死刑。根据徐阶的要求,立即处斩,“亟正典刑,以泄天下之愤。”
  徐阶判严世蕃通倭谋反的罪名,其用心,就是要把严家一网打尽。因为犯了叛逆之罪,亲属都要受到牵连,家产也都在抄没之列。严嵩也难逃法网,皇帝下诏把严嵩及其子孙们削官为民,并抄没家产。出身贫寒的严嵩,当了大官以后,特别是入阁拜相以后,卖官鬻〔yù育〕爵,贪污纳贿,干了许多坏事。明朝有一本《天水冰山录》,就是一份查抄严嵩家产的清单。此封清单上录,共抄得黄金三万多两,白银二百万两,相当于当时全国一年的财政总收入。此外还有田地百万亩,房屋六千多间,无数的珍宝古玩字画……这份清单分类列出了被抄的全部物资,仅丝绸项下,单是妆花一类的品种就有妆花纱、妆花云纱、妆花补纱、妆花缎、织金妆花缎、妆花绢、织金妆花绢、妆花、妆花潞、妆花罗、织金妆花罗、妆花改机、妆花丝布、织金妆花丝布、妆花云布、妆花焦布、妆花锦等十七类。
“妆花”是云锦中织造工艺最为复杂的品种,也是最有南京地方特色并具代表性的提花丝织品种。《天水冰山录》虽然罗列了云锦17种妆花类品种,但是大部分是只有其名,不见实物,解放后被继承下来的只有“妆花缎”一种。
严峻的事实告诉我们云锦人:云锦是我国璀璨的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是祖国优秀文化遗产。但是,由于各种因素,云锦的许多传统工艺、传统产品已经失传或濒临失传。历史告诉我们,我们云锦人一定要尊重历史,尊重老艺人,在浩瀚的历史资料库中,在茫茫的人海中,去寻找南京云锦的真谛,做好南京云锦的抢救、保护、承传与教育工作。


云锦解疑

共计:  上一条:7、元代的官办织锦机构知多少? 下一条:9、清代的江南三织造是如何分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