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复建江宁织造“府、署之争”之谜? | 2015/02/10

14、复建江宁织造“府、署之争”之谜?
    目前, 南京大行宫一带正在规划建设“曹雪芹故居纪念馆”、“红楼梦文学馆”和“中国南京云锦博物馆”。这里是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江宁织造府西园遗址,也是曹雪芹童年故居所在。在这块遗址上部分复建江宁织造府是众人所望。但是,这块遗址上复建的是称江宁织造署呢,还是叫江宁织造府,引起了一些红学家的争论。
    红学家严中先生认为,“府、署”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却是两回事,承担着不同功能。在清朝康熙年间,今天的汉府街、大行宫一带分布着江宁织造局、江宁织造府和江宁织造署三个机构。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来南京担任江宁织造时,是没有江宁织造府的,当时,曹家就住在曹玺办公的江宁织造署里。而江宁织造署的位置包括南京图书馆新址和大行宫小学一带,江宁织造署就是目前正在复建的遗址施工现场。 
    1984年8月,南京市文物工作者在大行宫小学发现了一些假山石和染料,据此,许多专家考证出,大行宫小学地下埋藏着当时曹家聚会文人雅士的重要场所——楝亭,并进一步推断出,此处应该是曹家的居住点江宁织造府西园。楝亭虽然位于今天的大行宫小学,但是严中先生通过查阅许多文献资料比对后发现,楝亭位于江宁织造署之中。如康熙二十三年十一月,康熙帝巡视江南,曾到江宁,把江宁织造署作为行宫。,曾任康熙护卫的清朝词人纳兰性德,在当时作《满江红》词的小序中写道:“为曹子清(曹寅)题其先人所构楝亭,亭在金陵署中”, 严中先生认为此例足以资证楝亭在江宁织造署中。严中先生还从一本乾隆年间出版的《江南通志》中觅得证据。在这本书收录的一张当时的“江宁省城图”上,清楚标明江宁织造府在“总督部院”西北,江宁织造署则在“总督部院”正南及西南,而所谓的“总督部院”就是今天的“总统府”所在地。据此,严中先生推断,真正的“江宁织造府”在今天长江路和太平北路交叉处的西北,与现在进行的“江宁织造府遗址发掘工程”所在地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因此,严中先生提出,目前的遗址复建工程所在地并非曹家生活区域的江宁织造府旧址,而应该是江宁织造的办公地点——江宁织造署!所以他认为,复建的总名称应改为:“江宁织造署”。
    著名学者、南京大学教授吴新雷经进一步考证证实,曾是一代文学巨匠曹雪芹诞生处的江宁织造署,就是江宁织造府,其址就在今天的南京市大行宫。
    “红学”界权威中的周汝昌、俞平伯、吴新雷等著名红学专家,经过相继考证后发现,曹雪芹所诞生的江宁织造府,就位于现在的利济巷。《嘉庆江宁府志》卷十二《建置》记载:“江宁行宫,在江宁府治利济巷大街,向为织造廨署”。吴新雷先生在论文《南京曹家史迹考察记》中绘出了一幅《江宁织造府、织造局遗址示意图》,清楚地表明,利济巷,当年是曹雪芹居住的江宁织造府的东门所在。 
    当年的江宁织造府,占地广大,东南西北四面分别相邻利济巷、铜井巷和科巷、碑亭巷和延龄巷以及后来的长江路等。当年的利济巷远不止现在这么一点长。北边延伸出去,可穿过今日的中山东路,直达长江路,惜乎这北边的一段,早已湮没无闻。现在重建中的“江宁织造府”,其实只包括当年西北角的四分之一。
    吴教授还公布了新的文献资料,加以证实。《振绮堂丛书》本《圣祖五幸江南全录》一书中,有三处记事云:“至午刻,由西华门进织造府行宫驻跸”;“回行宫,至碑亭巷”;“皇上行在碑亭巷,有天主堂,门首恭进西洋字册页,履历黄摺,钦奉皇恩停车,顾问良久,又御试西洋语文,天颜大悦。”文中所说的天主堂,就是今天的南京市第九中学所在地。这样,江宁织造府行宫在碑亭巷的地段和环境,也就得到了进一步的考实。
    据吴新雷教授的考证,江宁织造署就是江宁织造府,因为在古汉语中,“府”和“署”是同义词,府、署一体,是同一个概念。现在这块遗址上复建江宁织造府是完全正确的。
    那么,这块遗址上复建的究竟是称江宁织造署,还是叫江宁织造府呢?这个争论究竟有没有必要,这个谜团还是让历史去判定吧。
    我只想借用原北京大学校长、著名学者蔡元培先生的一句名言做为此文的结尾——多歧为贵,不取苟同。


云锦解疑

共计:  上一条:13、“大观园”就是“江宁织造府”吗? 下一条:15、云锦与曹雪芹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