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为什么江宁织造局于光绪30年时被奉旨裁撤? | 2015/02/10

16、为什么江宁织造局于光绪30年时被奉旨裁撤?
    我国清代在江宁、苏州和杭州三处设立了专办宫廷御用和官用各类纺织品的织造局。
    江宁织造局恢复之初,织造任务是随着宫廷需要和江南当时具体情况而定,并无一定的定额任务,而是时织时停。如顺治十一年正月,江宁织造局就曾因江南水、旱灾而明令停织两年。顺治二年,洪承畴首先以内院大臣身份出抚江宁。江宁织造局刚恢复时,在生产组织和匠作工价上,还存在着一定的紊乱情况。直到康熙二年开始,曹玺、曹寅父子二人任职的数十年间,江宁织造局才随着康熙王朝政局的稳定,走上了每年按宫廷的需要定额进行织造,成为专织皇室御用品的中华织锦业的领头羊。那么,为什么曾经红极一时的江宁织造局会于光绪30年时被奉旨裁撤?
    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从它的管理机制,经费来源几方面去思考。
    江宁织造局是经营管理生产的官局工场,采取雇募工匠制。下设三个机房,即供应机房、倭缎机房和诰帛机房,技术分工较细,按工序由染色和刷纱经匠、摇纺匠、牵经匠、打线匠和织挽匠等各类工匠操作,具有工场手工生产组织形式的特点。
    工匠被招募到官局,并非完全自由的劳动者,他们虽系官局编制内供应口粮的额设人匠,也称为食粮官匠。这类工匠雇募到局当差后,只要不被革除,就终身从业,子孙世袭。此外,江宁织造局还用承值应差和领机给帖等方式,占用民间丝经整染织业各行手工业工匠的劳动,作为使用雇募工匠的补充。
    所谓“领机给帖”,指由织造局拣选民间熟谙织务的殷实机户机匠承领属官局的织机,同时将承领者的姓名、年貌、籍贯造册存案,并发给官机执照,这些机户机匠从此即成为织局的机匠,又称“官匠”。他们从官局领取原料和工银,再雇工进局使用官机织挽,保证官局织造任务的顺利完成。
    从17世纪40年代重建时起,到18世纪40年代经过一度调整生产时为止的一百年间,江宁织造局三个机房的设备规模不断缩减,而匠役却依然如故,如乾隆三年还有匠役两千九百余名。织局尽管剥削榨取这些民间机户机匠,但是,仍然是织局一个甩不掉的经济负担。
    江宁织造局经费的来源,完全靠工部和户部指拨的官款。从总体看,织造局的实际费用呈逐年递减的趋势。如雍正三年(1725)江南三局的实际费用为二十一万三千余两,嘉庆十七年(1812)则降至十四万两,反映出清代官营织造工业的规模日益衰落。
    虽然康熙对江宁织造局的经济了如指掌。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玄烨又令曹寅和李煦(曹寅的内兄,苏州织造)轮管两淮盐务;四十三年又令曹寅兼任巡盐御史。江宁织局的大量耗费,均是在盐务中开支。 
    但是,由于清廷长期进行大量搜刮缎匹,已使内务府和户部两处的缎匹库存达饱和状态,不论是上用缎匹和赏赐缎匹都已过剩。所以,从道光二十四、五年(1844、1845)起,江宁局和苏州局的生产已经处于缩减和停顿的状态。
太平天国失败后,江宁织造局虽然逐步恢复生产,凡上用和官用各项丝经、炼染、织挽工料价银,由户部重新厘定,并陆续添设织机,但仅及乾隆十年织机数的三分之一左右。因此,光绪三十年,清政府还是以物力艰难为由,裁撤了江宁织造局。
    江宁织造局的裁撤,标志着清代官手工业的衰落。


云锦解疑

共计:  上一条:15、云锦与曹雪芹有什么关系? 下一条:17、仙鹤街的街名跟云锦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