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哪里地下出土的云锦最多? | 2015/02/10

18、哪里地下出土的云锦最多? 
    根据南京市云锦研究所的调查,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定陵博物馆、南京博物院, 南京市云锦研究所和湖南、湖北、江西、新疆、黑龙江、山东、苏州、荆州、南京、德安、九江等省市博物馆,曲阜的孔庙孔府,以及承德、西藏寺庙中均有丝绸文物的收藏、云锦的传世品和出土文物的收藏。
    有人问,哪里地下出土的云锦最多?
    出土文物中的“南京云锦”散见于国内不少博物馆,其中首推北京定陵博物馆。1958年在定陵出土了男女衣著、匹头170余种,很多整卷的锦缎织料上都有黄色的封签,其中许多是标明南京织造的“织金”和“妆花”锦缎。如:“南京供应机房织造上用纱柘黄织金彩妆缠枝莲花托捌吉祥一匹,宽贰尺,长肆丈;应天府江宁县织匠赵绪,染匠倪全,隆庆陆年拾月”;“南京供应机房织造上用银丝莺哥(绿)龙一匹,长伍丈,上元县织匠张鸾、张科,万历贰年”;其中还有一件万历皇帝的“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袍料”……
    在明定陵的地宫后殿里,停放着三口一人多高的朱红棺材,明朝第13个皇帝朱翊钧和他的孝靖、孝端皇后都躺在里面。尸体腐烂,骨架完好,头发软而有光。尸骨周围塞满了无数的金银玉器和成百匹罗纱织锦的袍服缎匹,这些锦缎大多用金线装饰,极为豪华,虽埋在地下300年,有的还金光闪闪。特别是龙袍上织的形态各异的团龙,织造技术相当复杂。从《天工开物》中关于龙袍的记载可知,所用工料之值要超出一般丝织物几十倍。这些“上用”的织物,体现了当时极高的技术水平和艺术价值……
    现在,当我们看到这些宝贵的“南京云锦”实物资料时,都由衷的感谢为保护定陵出土文物而毕生奋斗的我国老考古学会理事长、考古研究所所长夏鼐先生、赵其昌先生以及保护定陵原始发掘资料几百份, 照片数千幅和几大册现场记录经过文化大革命浩劫,20年苍桑完好无损的文物仓库保管员李亚娟……
    皇陵出土的器物中,品类繁多,是明代物质文化的精髓,特别是那些半腐的织锦,几近绝迹,很多技艺早已失传,如果不能分析、解剖、追踪,从缫丝、染色、织造成型等一系列复杂的工艺流程研究起,就很难看清它的本来面目,更谈不上承传、“古为今用”发扬光大了。
    因为在明代,南京是丝织品的重要产地之一,定陵出土的织锦匹料、袍服,有的“腰封”还注明为南京织造。时任南京市云锦研究所所长的汪印然先生接受了复制“织金孔雀羽装花纱龙袍袍料”的邀请后,带领着技师和高级研究员面对出土实物进行分析,特制了明代习用的云锦妆花的大花楼提花木织机,制作出长长的花本,追踪早已失传的明代手工染色技术;并在南京郊区找到了明代打箔金工的后裔,建立了打箔作坊,恢复了锤打金箔、用金箔缠裹蚕丝的绝技;为了用金丝结合孔雀羽毛在透明显花的纱地上织成永不变色、金翠交辉的龙纹,十三陵特区文物科的领导跑遍了全国的禽鸟养殖场和动物园,才汇集到一团孔雀羽。这些织锦品的发现和复制,对了解、研究和承传久已失传的明代云锦妆花等特有的丝织技巧,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另外,1980年在南京市东郊明魏国公徐达五世孙徐俌墓中出土的“本色暗花缎袍”、苏州市明代吏部尚书王锡爵墓出土的“斗牛补服”和“穿枝四合云花纱”等,都为我们研究当时的历史文化和其科学、艺术价值,提供了宝贵的“南京云锦”实物资料。
    目前,十三陵定陵博物馆已于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为使出土文物更加大放异彩,定陵博物馆已确定南京市云锦研究所为“十三陵定陵博物馆丝织文物定点复制研究基地”,并从出土文物中首选出25件丝织文物的遗物、残片,由南京市云锦研究所逐步复制。
南京云锦的艺人们都决心做好发掘、研究、保护工作,让这些宝贵的“南京云锦”的出土文物,在构筑中华民族文化的大厦,再展五千年文明古国的雄风中,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云锦解疑

共计:  上一条:17、仙鹤街的街名跟云锦有什么关系? 下一条:19、“织金孔雀羽妆花罗龙襕袍料”是南京明代生产的出土文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