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明万历皇帝龙袍如何复制的? | 2015/02/10

41、明万历皇帝龙袍如何复制的?
    明朝神宗朱翊钧随葬品中的这件“妆花纱龙袍料”出土20多年后已被碳化变质,这样的龙袍如何复制呢? 
这件龙袍的全名是:“孔雀羽•织金妆花•柿蒂过肩龙•直袖•膝栏•四合如意云纹纱袍面料。”通幅“织成”,长五丈三尺、约17米,宽二尺一寸、约70厘米。
    这件“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织成”失传了三百多年,如今要复制,谈何容易。现代云锦艺人谁也没见过妆花纱,也没见过织纱地的织机,更不知道如何在纱地上起花妆彩织金。
    恢复妆花纱织机是首要问题,这是复制工程的基础。云锦研究所派出科研人员深入江南,遍访民间,终于找到一个织过素纱的织机,尽管这台木质机器对通幅的妆花纱无能为力,但科研人员从中学到了民间织纱技术。在其基础上经过一年多的摸索、试验,改造成功了一台能够织出大型整幅妆花纱的织机。与此同时,科研人员多次上北京,驻扎在定陵,对出土袍料的质地、图案、色彩及工艺特点进行研究分析和描摹记录。
     17米长的袍料,大约由一万八千根经线和十二万上下的纬线组成,妆花部分,每根纬线细密地盘织着组成图案纹样的彩线、金线和孔雀羽线。
     龙袍的织造特别讲究,每个部位甚至每条边的尺寸和用线数都是偶数,尾数均逢“八”,以求吉祥。如膝栏金边就是用八根金线拼织的。
     为了真实恢复龙袍的本来面貌,这些经纬密度、纹样结构,都要一一记下,并在摹稿上标出。最困难的是原物均已变色,科研人员只能根据明代织物的配色特点,通过大量史料和实物印证,对原物的色彩进行“追色分析”和“经、纬分析”,他们手拿放大镜,一根一根地观测多种彩线的粗细,并相合退色的色相,来制定原物的色彩差异。
    这件大型织成要求一丝一毫不能有差错,因此,必须用云锦特有的花本和挖花的传统工艺。
     织造时,起花、妆彩、镶金、点翠同时进行,在图案细密之处,每织一纬,往往要用六十多个不同颜色的彩线小管,依次挖花一遍,一天下来,织不过百梭,长不过数寸。更为困难的是,艺人面对的是织物的反面,边织边卷,看不见正面的效果,要到全幅面料织完,反过来验看,倘有错经、错纬、错色则前功尽弃。因此艺人们必须将所有的纹样、色彩都记熟,编成口诀,织造时,身心兼用,手足并举,全神贯注,一气呵成,不能织错一经、一梭、一色,以保证前后纹样金彩衔接,不差分毫。同时,气候因素也要考虑进去,不然的话,龙袍织成料完工后,拼接成衣时因袍料前、后织造时气候的变化而产生的缩率不一样而不能达到“天衣无缝”的要求。
    这件龙袍是在纱罗地上过管挖花,故而比一般龙袍的织造难度更高,为使地部透纱,所用金线、孔雀羽线及彩绒均不能跨线太长。其操作口诀是“金不过指”、“绒不过绒”,这就是说在妆彩挖花的织造过程中,金线跨度有一手指宽,就要分成两个金管分别挖花,而彩管的分管跨度为一寸。织到膝栏、柿蒂等纹样细密部位时,每织入一纬,六十多个小管依次挖织一遍,此时三人配合盘织,日进寸许,难怪有“寸金换寸纱”之谣。
    这件龙袍面料从一九七八年试验,开始紧张地工作,到1983年复制织造成功,前后花了五年多时间,终于复制成功并获得1984年第四界全国工艺美术品展“百花奖”“珍品金杯奖”。


云锦解疑

共计:  上一条:40、古代丝绸文物研究复制之谜? 下一条:42、《金字纹织金绸王袍》金字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