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云锦与古代宫廷服饰之谜? | 2015/02/11

63、云锦与古代宫廷服饰之谜?
    古代宫廷服饰是织锦吗?云锦何时成为古代宫廷服饰的?
    服饰从起源之始,在日常的穿戴中就已融汇了先民的生活习俗、色彩爱好、审美情趣、文化心态、宗教观念等,服饰文化因此也就具有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双重内涵。
    在黄帝尧舜时代衣服的穿着,已经为传统礼乐文化中的礼文化所制度化了。从西周开始,建立了较为完备的服饰制度,专门设置了“司服”的官位来掌管服饰制度的实施。《周礼•舂官》记载:“司服,掌王之吉凶衣服,辨其名物,与其用事”。这时,人们因为对物质占有的多寡而在社会中形成的等级尊卑关系,也在服饰制度中充分地体现出来。服饰在避寒暖体、遮羞、美化的功能之外,完全附属于等级制度。等级社会的“分贵贱,别等威”,完完全全地渗透到人们日常穿衣戴帽的生活中,服饰已跨越个人行为,成为一种社会规范,从而冠之以“礼”的堂皇理由。从商周时代有锦以来,织锦就成为宫廷服饰的主要面料,而南京云锦则成为元、明、清三朝的皇家御用品。
    在礼制的要求下,中国人的服饰置从样式、花纹到色彩,都要以皇帝为至高无上的中心来拟定,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服饰,不同的官职穿着不同的官服,绝对不可以随意穿戴。例如,黄色,在唐代之后,就成了帝王的专有色彩,不仅平民百姓不允许穿黄色的衣服,即使位居高官重位的文臣武将也不能僭越,否则就会犯下“犯上”的滔天大罪。黄色贵为天子们所独享,那么能够穿着黄色服装就代表了至高无上的尊崇和权力。清朝时期,当大臣们为帝国立下卓著功勋时,皇帝为了表示对臣子的宠信和奖励,就会将象征着崇高地位的黄马褂赏赐给他们,而受赐者自然也因此身价倍增,感到无上荣耀。    历代帝王自命“真命天子”,受命于天,驾临人世,统治众生,于是在服饰上大量使用传说中的神兽“龙”的形象,非帝王不准用,以示君临天下,惟我独尊。如故北京故宫博物馆收藏的光绪皇帝御用龙纹褂,在石青色素缎上,于前胸、后背、肩部织团花五爪正龙、前后襟织团花坐龙、袖端织行龙,褂端和下摆斜向排列曲线形水脚,水脚上层叠八宝水平,除表示绵延不断的吉祥含意外,还隐喻着“一统山河”和“万世升平”的寓意。
    再如定陵出土的万历皇帝的龙袍,“用黄缎制,前后织团龙十二;肩织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六章;前身宗彝、藻、火、粉末、黼、黻六章,即十二章纹样,腰束玉带,戴翼善冠”,应为衮服,这和《历代帝王像》中的明宪宗像所著服相近。前面所述的冕服只有皇帝、太子亲王们才能使用,公侯以下品官不得服用。文武官员的服饰也有森严的等级差别,“明代文武一般公服,按官品等级不同,颜色花纹各有区别。大官红袍,中等青、绿袍,小官檀或褐绿袍。花朵也分大小,小官无花纹。……公服花样,一品大独科花,径五寸;二品小独科花,径三寸;三品散答花,无枝叶,径二寸;四品五品小杂花纹,径一寸五分;六品七品小杂花,径一寸;八品以下无纹。”
    为了维护封建等级制度的尊严,明清二朝曾多次三令五申:文武百官各服其制,不得僭越。如明万历、崇祯间,因武将们不按品级用补,而重行申饬。清康熙九年定:“民公(民公即异姓之封爵者)以下有顶带官员以上禁止穿五爪蟒段”,后又规定团龙褂非上赐不得用五爪团龙、四团龙,蟒袍不是特赐的不能用金黄色。“雍正三年十二月在赐太保年羹尧自裁的罪状里,有关服饰方面僭越的计四条,其犯狂悖之罪中有关服饰的违例有二条”。清朝还规定:若僭用违禁纹者,官民各杖一百,徙三年;工匠杖一百,违禁物入宫,货卖者杖一百。
    由此可知,代表物质与精神两个层面文化的服饰,足以映射出中国古代的美学文化、制度文化、习俗文化以及宗教文化等,是历史的缩影。因此,通过对云锦服饰的探索,无疑能对中国古代服饰文化进行一次文化的巡礼,感受服饰的魅力和深刻内涵。


云锦解疑

共计:  上一条:61、云锦妆花织物的配色有何特点? 下一条:65、云锦图案中的植物吉祥纹饰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