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红楼梦》中的云锦服饰文化之谜? | 2015/02/11

74、《红楼梦》中的云锦服饰文化之谜?
    《红楼梦》中描绘的大观园中系列人物的服饰中有南京云锦吗?
    曹雪芹由于少年时期生活在织造世家的豪华生活里,他对丝织物的服料名称,和上层社会中不同身份人物的服饰、佩带,是极为熟悉的。他把这许多都忠实而详尽地记述下来,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极有价值的历史资料。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下了不少以云锦为服饰或实用物的名称,如:
    缕金百蝶穿花大红云缎窄肩袄
    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
    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
    水红妆缎狐嵌褶子
    大红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
    金钱闪大坐褥
    …………
    这些织物属“妆花”类,有的属“织金”类,有的属“二色库锦”,在服饰方面,曹雪芹还写了罕见的“凫靥裘”、和用孔雀毛拈成线跟金线一起织成的“孔雀裘”。当雀金呢(即孔雀裘)被火迸了一个洞后,书中曾写道外面的“不但织补匠,能干裁缝,绣匠并做女工的,问了都不认的这是什么,都不敢揽”。后来还是宝玉房中的晴雯,用了家里的孔雀金线织补而成。曹雪芹对织物常识方面的理解,由此可略见一斑。
    妆缎中织有龙蟒纹的,又称蟒缎。据《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载,雍正三年三月十五日内务府奏折中,便有上用满地风云龙缎、大立蟒缎、妆缎等名目。
    《红楼梦》中多处提到蟒缎,如宝玉身着“秋香色立蟒白狐箭袖”,北静王穿“江牙海水五爪龙白蟒袍”,贾母的屋内陈设有金钱蟒缎靠垫、引枕和大条褥等套具等。第五十六回,江南甄府送给贾府的礼物中也有“上用的妆缎、蟒缎”,蟒缎是妆缎中织有龙蟒纹的一种。据《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载,雍正三年三月十五日内务府奏折中,有皇帝用满地风云龙缎、大立蟒缎、妆缎等名目。可见蟒缎属于高档富贵的服饰用料,非普通人家所能享用。
    十五回,宝玉见北静王“穿着江崖海水五爪坐龙百蟒袍”,北静王的身份是郡王,清制郡王之服分补服与蟒袍两种,后者饰五爪坐龙,前者饰五爪行龙,“江崖海水”纹样具有深刻寓意,海水纹寓“四海清平”,江崖纹是寿山石,寓“江山万代”之意,都是为了衬托龙纹的威严气势。蟒纹在原著中也有出现,王夫人屋中炕上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靠背、引枕、条褥是设在火炕上的一套坐具,每一套都是图案相仿,颜色一致,在大红缎底上绣金线蟒小团花图案。蟒纹实际就是龙纹的变异。王夫人心有成算,极有威势,此纹样与之性情并不悖离。
    第三回中,王夫人居坐宴息处——正室东边耳房……“于是嬷嬷们引着黛玉进东房来,临窗大坑上铺着猩红洋毯,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地下面西溜四张大椅,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炕沿上却也有两个锦褥对设。”,“金钱蟒”是指锦缎上织有寸大的龙形图案,又称寸蟒。“引枕”是圆墩形的“倚枕”。“猩红”即大红色。“椅搭”又名“椅披”“椅袱”,是各种长条锦缎等做成的披在椅坐和椅背上的铺垫物。
    “尤氏上房地下,铺着红毡……正面炕上铺着新猩红毡子设有大红彩绣“云龙捧寿”的靠背、引枕、坐褥……”。“云龙捧寿”为吉祥图案,由云、龙和寿字组成这里的云龙捧寿纹样,在清代曾盛行一时。云纹本意含有祥瑞和仙气,龙纹是神圣的至高无上的中国传统纹样,云绕龙飞,寿字居中。屋内以红色为主色调,十分喜庆,显示出这些装扮和饰品是尤氏专为迎接贾母的到来而精心安排的。
    在《红楼梦》中,曹雪芹以一个敏感诗人的心灵细致,准确而不厌其烦地描绘了大观园中系列人物的服饰,通过服饰这流动的画面,渲染环境、烘托人物形象,传达人物特定的心理情感。这种围绕服饰展开的描写,一方面推动了大情节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能够在细微处刻画出人物的性格特征。服饰及的作用,在这里就上升到了文学的功能层面了,用专业一点的话来说,就是营造出文学的审美意象了。


云锦解疑

共计:  上一条:73、云锦图案中的云纹有何特点?